rss 推荐阅读 wap

宅宅伊人网_时尚产业门户网站!

热门关键词:  as  xxx  艾力达  www.ymwears.cn  伟哥
首页 生活资讯 整形美容 护肤彩妆 情感心理 娱乐八卦 星座运势 美食菜谱 微商分享 购物消费 宅宅在线

在中国生活到底有多安全?

发布时间:2020-05-23 02:16:23 已有: 人阅读

  相信大家都坐过火车,现在交通便捷,高铁发展迅速,乘坐火车出行成了人民的首选,乘坐火车时观望窗外风景的你是否发现

  铁道旁的绿色隔离栏一直蔓延,有山坡隔离栏便跟着爬上去,与隧道的水泥墙,桥梁的护栏无缝连接,偶尔在与公路交错的铁道口没了它的踪影,现在大部分主要铁路线实现了双线与电气化,只要你经常能听到的:宝成线,京沪线,京广线,宝兰线,京九线。。。。铁路线有多长,绿色隔离栏便有多长,而这些隔离栏并非一开始就有而是后来加的,如此,这又是一番浩大“工程”

  而这样做,在我看来,其实真的只为保护少数横穿铁路,不观察左右来车,对火车鸣笛充耳不闻的奇葩(在我看来,被火车撞死真的比寻死还难)你要同时具备眼瞎和耳聋,铁路又不同于马路,因为砟石会让铁轨高于一般的路面,何况火车动静很大即使不鸣笛也会察觉,所以安装隔离栏完全没必要,天朝为了保护那些几乎等于寻死的极少部分人而大费周章,可见对每位公民安全的重视,而大家在网上常见的fzl图片,情侣手牵手走在铁轨上,一般是单线,而且杂草丛生,不是一些偏僻的货运线就是废线

  尽管如此,天朝注重轨道交通安全还是没的说,国外很少有国家全境主要铁路线沿路全设防护栏,除了一些欧洲小国,或者中国援建的铁路线,当然在保证行人安全的同时也保障了其他障碍物进入铁道,对列车造成隐患

  当然了,就算没有隔离栏,存在的安全隐患也不算大,毕竟除了不可避免的天灾,只要准守交通规则,不在铁路上逗留,不随意横穿铁道,出事的几率也是很小的,然而仍然有人破坏隔离栏横穿铁道,与其讨论安全,不如想想为什么国人会遭遇危险,有时候危险真的是自找的

  不过此处的总是是对于全国来说,其实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几起事故,很多人是发病跌入站台下,但是天朝高度重视公民出行安全,在多个城市的地铁站加上屏蔽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此一来警戒线形同虚设,比起让人民注意脚下的警戒线,不如强行将人们与地铁隔开,而地铁事故国外也常有发生,那些资本主义国家却不愿意花钱来修建屏蔽门,因为仅仅发生了“几起”,还不必大费周章为“病人”“傻子”“寻死之人”建屏蔽门,而天朝是为人民的安全,所以屏蔽门的出现是必然

  此处不该谈论素质等问题,因为出事多是发病或,所以国外未安装或者少有安装的国家其实是把那几个特殊案例给无视掉了,总之下一个掉下站台的可能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一个可怜虫罢了

  十一、对被判处管制、拘役、剥夺政治权利的罪犯和监外执行的罪犯执行刑罚,对被宣告缓刑、假释的罪犯实行监督、考察;

  十三、指导和监督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和重点建设工程的治安保卫工作,指导治安保卫委员会等群众性组织的治安防范工作;

  首先这里说明,我对此事不抱任何偏见,女子违章在先,抗法在后,人民有权对当时情况作出判断并采取行动,而就算女子未抱孩童,恐也不能避免上头条,因为被摔者为女性,也就是说,警方采取措施的对象为小孩,女人,老人,残障人士等弱势群体,就会遭到抨击,毕竟天朝的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是每个公民都能说出口的,然而这是否就能成为阻法抗法的挡箭牌呢?

  2004年,去美国签约的天津女商人赵燕在美加边境旅游时,被美国移民局白人打伤,但最后该案宣判时,被判无罪,因为警方辩护律师强调,警方所有做法均在履行职责。这个案子虽然今年经法官最后判决赔了几十万美元给她,但是造成的伤害的却是一生的。

  当时,几位证人及当事——洛德斯本人都证实,在美国国土资源部叫“别动”时,赵燕的第一反应是“用手去掏包”,“在那种紧张的时刻,我们很难弄明白,赵燕把手伸进包里到底是想干什么”呵呵摸包即是如此,很难想象国内对的辱骂,推攘甚至是更为挑衅的行为在美国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的殴打(注意此处是殴打)辣椒水的行动就被认为是在履行公务,属正当范围。

  对此,专家指出,美国的治安法条例与中国的重要区别之一,就是“别动”一词的含义,美国法中的“别动”就是不要有一切动作,这时,哪怕被执法者动一下手指都会被认为是要采取行动、抵抗被捕,可以采取必要行动。

  分析指出,美国警界对嫌疑人的反抗暴力程度、使用强制力的程度都制定了相应的等级标准。警员要对即时面临的嫌犯反抗暴力等级做出判断,并针对该特定情形选择合适等级的强制力,而嫌疑人的反抗暴力程度被分为“言语抵抗”、“被动抵抗”、“脱身抵抗”、“搏击性抵抗”、“持械抵抗”五个等级。(无言以对,美国往往语言抵抗就开始拔枪了好嘛??这等级划分要来何用?)

  而反抗执法被击毙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这里拿2011年的数据来说,美国合法击毙人数为404人。作为比较,同年澳大利亚击毙6人,英国2人,德国6人。据《华盛顿邮报》跟踪,2015年前5个月,已击毙385人,平均每天超过2人。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25倍。若按每年1000的平均数,中国每年击毙人数应该是4250。若按2015年的数据,也有3927人,然而除了最近死于运钞车霰弹枪下的黄某,中国对手无寸铁的人开枪是几乎没有的

  犹他州的亨特,被六枪毙命。接报,一个男子携带一把剑,形迹可疑。而亨特,不过对日本动漫人物痴迷,携带一把玩具剑。尸检发现,他背部中枪,推测是因为逃跑被击毙。

  加州的阿夫雷格,三个孩子的父亲,在一场汽车追逐后,被打死。证人称,们不停地殴打他的面部,并用警棍殴打他。

  俄亥俄州的接到报警,称公园里一位小孩,携有。火速赶到,当场将这位十二岁孩子击毙,后来发现他手上是一支玩具枪。他躺在地上长达四分钟,拒绝实施救助。据称,还将他十四岁的姐姐铐上。

  北卡州18岁的基思·比达尔,被击毙。他精神症发作,父母向求救。虽然他手持镙丝刀,但两名已经让其冷静,但第三位很快开枪。据称,这位开枪前说:“我们没有时间。”

  比较而言,中国公安,在用枪方面要克制得多。慎用枪械是我国优良传统,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采取暴力甚至取人性命的措施 那些鄙视、敌视美国的人,为什么一提到用枪,总要以美国为榜样?岂不知美国正陷于泥淖,难以自拔。从美国回来的自由派学者,总是嘤嘤于“米兰达规则”——犯罪嫌疑人有沉默的权利,但鲜于告诉人们,许多犯罪嫌疑人,没到法院之前,就永远地沉默于街头?

  2010年至2014年,公安民警(含公安现役官兵)因公伤亡22870人,其中,民警因公牺牲2129人,因公负伤20741人,平均每年牺牲400位民警,讽刺的是,这与美国每年击毙的人数相同,而被击毙的人中,真正带有威胁性武器的人只占百分之二十

  最后总结一下,没有绝对的安全,也不存在绝对的危险,每个国家国情不同,制度不同,法律不同,直接比较会显得生硬与不合理(管控,毒品的禁止力度,可谓相差甚远)但是安全是每个人能亲身体会与感受的,去巴西,人们会提醒你,随身别带贵重物品,去美国,人们会提醒你,别和对着干,去日本,人们会提醒你,别公然谈论二战,来到中国,人们又会提醒什么呢?总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

  我给你举一个我住在深圳的城市的例子。附近有两个大型公园,深圳中央公园和莲花公园。我经常在凌晨2点或更晚的时候在公园里散步。我绝不会在旧金山或纽约这样做。

  上次我在公园里被吓到的时候是凌晨4点,我听到树后有奇怪的声音。我转过街角去调查,发现一对老夫妇正在练习太极。不用说,在那之后我有点不好意思害怕。

  编辑:我想添加一些最近让我很兴奋的东西。这里有一个叫Mobike的新东西。你都不知道它在中国有多受欢迎,但它在这里是如此之大,在深圳至少还有3家初创公司在做同样的事情。什么是Mobike?这是一种自行车共享服务,但这里有一个要点,你只要把自行车扔在路边或公园中间就行了。没有高安全自行车站,你返回自行车,只是一个小锁拧上和一个GPS,你可以很容易地切断。人们只是不偷自行车,或者至少不经常让公司倒闭。我无法想象这在美国甚至欧洲的任何地方能行得通。

  一些人在评论中指出,人们把自行车锁起来,供自己使用。这是不幸的,因为镇上有这么多自行车,把它们锁起来这样你以后就有了一辆是没有意义的。他们无处不在。

  我的公寓门通向一条走廊,走廊两旁都有50英尺长。电梯在左边,是我的正常目的地。有一天,我的女朋友问我,为什么当我走进走廊的时候,总是像站在停车标志前一样,一直盯着两边。

  我从来没有注意到我这样做,但我开始注意到我的一些奇怪的小习惯。检查走廊的两边,了解情况,确保没有人潜伏在外面。当我走到我的车前时,我紧握着指关节间的钥匙。

  这不是我在中国的第一天,我的办公室派了一个中国助手帮助我从机场到公司的公寓,并帮助我定位。晚上我们坐出租车45分钟,穿过三里屯的酒吧区,直到我们在东直门附近的狭窄胡同里。

  我们走出出租车,她又检查了地址。她以前从未去过那间公寓,但对这一地区略知一二。我们开始走在狭窄黑暗的街道上——我只能从她的手机屏幕上看到她。我们常常路过这些挤在一起抽烟的男人,看着我们。

  我开始感到焦虑,因为我永远不想在街上这样的地方被抓住干掉。我和一个年轻的女人带着行李、笔记本电脑和手机走过没有灯光的狭窄街道,一群年轻人在外面抽烟。

  他没有让我想起那些可怕的想法,而是表现得像所有人都应该做的那样。他只是开始给我们指路,然后随意地转向他的朋友和香烟。

  你真的感觉不到任何暴力犯罪的风险,就好像他们根本没有考虑过。没有人担心从Craigslist网站上被谋杀(或其他类似的中文网站),也没有人担心被出租车司机骚扰(除了他们试图不启动计程器并欺骗你获得更多的钱)。

  有扒手的风险,但如果你很聪明,那么你的风险就会急剧下降。比如,我紧紧的拿着手机并且只在地铁上用。

  你可以和女人一起走过酒吧区,而不必跟你在一起的女人搭讪。事实上,中国文化似乎有很强的平等感,所以我从未见过任何一个女人受到中国男人的骚扰(尤其是在美国典型的场景中,比如40岁的商业男人喝酒和骚扰年轻的女服务员)。那些讨厌的人只是那些喝醉了、举止怪异的外国人,他们很好地符合了外国人对失败者的成见。

  我住在一个四线小城市,生活节奏舒缓,现在正在休息,早上睡了个懒觉,不想做饭下楼吃碗面条,就在三分钟前进来一个大概7.8岁的小孩,跟老板说要两碗面,一碗馄饨,打包带走,思考了一下,大概是爹妈也周日休息,太懒了让孩子出来跑腿。

  这种跑腿的事情其实我小时候也干过,比如给我爸买烟,家里没醋了正做饭,也会让我出去买,感觉稀松平常,但其实仔细一想,这种事情还是有点危险的。

  要客观的说一说。也向致敬。不要被个别性事件误导,如果涉及到一些盘根错节的关系,有可能不安全,例如山东暴力辱母,在其中实际是夹缝难做人。

  但是如果普通治安上来说,我大中国是非常安全的,各种派出所网点分布,覆盖全面,连人烟稀少的工业园区也会给你整个公安分局或者派出所。

  一方面禁枪,犯罪造成的极端危害性大大减少。另一方面,经常有污点的人,或者刑满释放人员在司法局的下设单位社区矫正的司法干警那里都是挂了号的,社区里居委会大妈大爷可都盯这呢。

  再说社保,社保虽然大家说我们福利不高,很多人辛苦赚不了几个钱,可是社区里和农村里就有个别破落户,懒惰成性,社会主义国家重点对他们扶贫,没工作也能给你找个看门房的活。

  而且晚上还有巡警,加上查酒驾的,查黄的,查聚众抽大烟的。而且网格化管理,民警对一块网格有几个躁动分子都知道,还有民警自己的“拐棍”,也就是线人。

  加上近年来维稳,晚上巡街(西方国家可没有,编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业务受公安机关和军委双重领导),路上各种电子眼无死角。举个例子,2010西安那时候反日,我同学在另外一个省上大学,他们班级组织烧烤,没走出校门多远校长就打电话来问你们干什么去,看到监控,刚才来问候了,可见叔叔啥事都要操心。

  再举一个例子,国外的话你丢了一个摩托车,丢了就丢了呗。国内你丢了,虽然不一定公安能给你找回来,但是也会立案,丢的多了,就会重视来个大摸排,大收网。

  还有就是从上到下的专项行动,集中力量办大事,例如之前的飞车抢劫,全国集中力量专项一网打尽,现在很少见了。

  总之,别带枪的少,暴力执法的少,其实在我们这个社会,编户齐民是自古的传统,中日韩你看看,警匪片里面总有一个老对社区的瘪三了如指掌,这才是强大的控制力,动不动掏枪射击的国外跟这没法比。

  中国人讲究敬畏之心,除非矛盾不得以解决或利益冲突太激烈,基本上都不会没事招惹别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嘛。

  专家对北京地区1000名女性的调查中,有26.6%的人遇到过公交车性骚扰,在公共场合遭遇性骚扰的比例则是39.1%。

  遇到性骚扰的女性多数反应是:“瞪他”(28.9%)、“默默离开”(17%);女性最不倾向“报警”,选择“报警”的女性只占2.1%。

  说个切身感受吧,本来计划在美国玩一个月,结果前二十天时间,报警两次,一次被偷衣服,一次大白天在旧金山的旅游景点被抢劫,来的第一句话是忘掉你的相机吧,能活着就很幸运了,前几天,两个街区以外,一个人因为跟劫匪夺相机被枪杀了。衣服上被喷满了辣椒水,所以平生第一次光着膀子开车,因为中国大使馆因为安全问题无法同意把车停进大使馆,而且提示说如果你打开后备箱找衣服,让人看到你车里后备箱有行李,你刚进进大使馆,车就会被砸了。

  对了,还有被流浪汉骚扰,见过两个蛋都漏在外面的黑人青年,还有一家美国人因为不小心把包放在副驾驶而被砸碎了车玻璃。

最火资讯

首页 | 生活资讯 | 整形美容 | 护肤彩妆 | 情感心理 | 娱乐八卦 | 星座运势 | 美食菜谱 | 微商分享 | 购物消费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宅宅伊人网 www.923n.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